香江控股:25亿关联交易“后遗症”
 您现在的位置:养殖创业 > 竹鼠养殖 > 正文
 2019-06-10 17:09     浏览次数:148

香江控股:25亿关联交易“后遗症”

香江控股:25亿关联交易“后遗症”乐居财经2019-06-0508:12:28业绩承诺无法实现?乐居财经林振兴发自北京沉默17天、申请两次延期后,香江控股()终于回复了上交所。

6月3日,香江控股发布公告,针对上交所此前发出的关于公司2018年年报问询函,给出了相应回复。

在这份43页、长达8000字的回复中,香江控股开发进度缓慢、销售遇冷、业绩承诺难以兑现的窘境,也逐一浮现。

公告内容显示,2017年底,天津25亿收购案带来的连锁反应,进一步将香江控股拖向“泥潭”,其营收、净利润均大幅下滑。

年报显示,2018年香江控股实现营业收入亿元,同比下降%;实现净利润亿元,同比减少%,为三年最低值。

而其股价从去年1月12日复牌后元的高点,下跌至元,市值损失达57亿元。 高价脱手烫手山芋这家上世纪90年代起步于深圳金海马家居的广东老牌企业,创始人为刘志强、翟美卿夫妇。

2000年起涉足房地产,三年后实现借壳上市即现在的香江控股,并凭借“锦绣香江”和“翡翠绿洲”两大住宅品牌在广深地产界一举成名。

2006年前后,这对夫妇跟随着合生创展的朱孟依来到了天津宝坻,划了一个2300亩的圈,准备在这片荒地上大干一场,复制其明星楼盘香江锦绣花园。

末了却落得一地鸡毛。

天津香江项目最初瞄准了北漂一族,然而受到了环京限购的影响,加之区域配套缺乏和定产不清,导致产品滞销严重,去化堪忧。

长达10年的销售,这个超大楼盘不仅进度缓慢,且销售率极低,负责运营的三家公司亏损连连,其中两家早已资不抵债。

而这期间,三公司在2012年左右甚至出现了销售困难和产品积压情况。

不温不火的销售状况,让香江控股的大股东两度萌生退意。 2017年12月,香江控股从控股股东南方香江集团手中斥资亿元收购天津香江锦绣花园的三个项目公司65%股权(天津公司森岛宝地、森岛鸿盈和森岛置业)。

香江集团“金蝉脱壳”之后,25亿元的现金收购却使香江控股面临巨大的资金压力。

2018年末,香江控股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余额合计亿元,而货币资金余额仅亿元,且其中亿元处于受限状。

不仅如此,香江控股2018年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骤降%至-亿元,引来了监管部门的问询。

对此,香江控股回复称,截至4月30日,公司已归还借款亿元,借款余额约为亿元,其中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合计约亿元,公司资金余额约30亿元。 下半年将利用存量资金和销售回款归还银行借款。

问询函同时也指出,报告期内,2018年度资产负债率提升15个百分点至75%,同时公司存在较多的应收款项和资金拆借行为。 香江控股则回复称,“截至4月底,公司已归还部分金融机构借款,资产负债率得到明显改善。 ”今年一季度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亿元。

重仓天津开发遇阻收购之时,天津三公司信誓旦旦承诺2018-2020年分别累计完成亿、亿、亿,共亿的利润。

而今,该项目承诺的业绩非但未完成,甚至装到香江控股就开始亏损。

监管部门将矛头指向大股东涉嫌“掏空”上市公司,问询函指出,收购时天津三公司净资产合计为负亿,收购溢价率高达62倍。

然而,2018年,这三家公司非但没有盈利,反而分别亏损了1231万、594万、2931万。 问询函中另一个核心问题是,香江控股在天津、广州和成都储备的规划建筑面积位居前三位,其中天津高达万平方米,远高于后两者的万、万平方米。

但2018年天津项目的可供出售面积仅为万平方米,而销售面积仅为万平方米,销售比例仅%,预收房款约为亿元。

上交所要求香江控股“基于2018年天津三公司的利润情况,以及项目所在地区的房地产政策和去化情况,说明是否存在业绩承诺难以完成的可能”。

香江控股则指出,从年初至5月25日,天津三公司的房地产项目销售已新增认购万平米。

目前天津项目可售面积万平方米,今年下半年预计新推产品万平方米。 此外,香江控股也不得不正面进行风险提示,由于天津市2018年实施环保等整改措施,导致天津三公司的开发周期和预售证取得晚于预期。

天津三公司由于受市场竞争、房地产行业政策及宏观经济的影响,存在业绩承诺可能无法实现的风险。

回复问询函期间,5月21日,香江控股选举翟美卿为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并选举产生第九届董事会各专业委员会组成人员。 值得注意的是,刘根森作为本届战略委员会里的新面孔,其另一个身份是香江集团创始人刘志强、翟美卿夫妇的大儿子。 刘翟夫妇正将未来家族最重要的产业交到儿子手上,刘根森是否能扛起这面大旗,我们不得而知,但他必须先面对天津项目这个烫手山芋。 标签:。